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资讯 > 正文

爱滋病病人的采访(后人引以为戒)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22

【患者一】生命垂危的爱滋病患者袒露心声:毒品毁了我的一生? ?( 新桂网-当代生活报记者罗侠)

核心提示:南宁市一名有10多年吸毒史的艾滋病患者目前生命垂危,亲人不认,朋友绝交,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收留他,只能呆在一间即将拆迁的破烂房子里静静地等待死神的降临。在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记者接到线报,在位于人民路世贸商城工程建设现场找到了这名艾滋病患者,并与他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原家住南宁市龙胜街4栋404房的李志奎今年40岁。他从1990年开始吸毒,2002年因吸毒感染上艾滋病。期间,他3次进行强制性戒毒,但是出来后不到8个月又开始吸毒。把自己的一间面包店和积蓄吸光且一生未娶的他,如今亲人不认,朋友绝交。6月24日,李志奎向记者袒露了心声,希望记者将其吸毒并感染艾滋病的痛苦经历讲述给公众,警戒世人。以下是记者与李志奎的对话。吸毒:无知尝试让我走上不归路记者(简称“记”):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是由于什么原因吸上毒的?李志奎(简称“李”):我是1990年开始吸毒的。当初只是好奇。有一天,一个朋友很神秘地对我说,有一种东西很好玩的,吸进去以后就好像神仙,要什么有什么。我当时才26岁,正是对什么新东西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喜欢去尝试的年龄。就在那个朋友的引诱下,进行了第一次“追龙”(将白粉放在烟纸上吸食)。记:开始吸毒的时候知道它的害处吗?李:第一次吸时,南宁刚刚有,知道是白粉,感觉很好玩,但不知道有什么害处,以前在学校读书时也还没有这方面的教育。记:你什么时候开始进行注射呢?李:我开始都是追龙,后来感觉追龙没那么好,顶不了那么久。后来改为注射,手都肿了,一打进去都不见血,血管萎缩了,找不到,就在腿上打。吸毒者注射多了,都这样。反正瘾上来时很难受,就注射,只要一中血管,两三秒就没事了。现在粉比以前贵了,50元钱一小包,分两次,也就是一个指甲那么多,每天都要吸两次,有钱就多吸点。最初吸时有兴奋、舒服的感觉,现在没有了,只是把难受去掉了,就像服药一样,注射后就昏昏欲睡。痛苦:强制性戒毒三进宫记:家里人知道你吸毒后有什么样反应?李:当初家里人知道我好“这口”,就像已经烧开的开水,全沸腾了。父母哀求,哥哥姐姐等人有一段时间天天守着我,不让我的“朋友”靠近我。以前要好的朋友也慢慢地和我绝交了。但是,我难受呀,瘾上来时,浑身发软,又冷又热,打喷嚏,痰多,我只好又偷偷溜出来找“朋友”了。记:你戒过毒吗?李:戒过。看见亲朋好友那样,我心里也难受。在1992年、1995年和2002年,我先后3次被送进南宁市罗文戒毒所进行强制性戒毒。每次我都下决心不再吸毒了,但是从戒毒所出来后,那些“朋友”老来找,慢慢又吸上了。1992年,我在罗文戒毒所被教养1年半,出来半年多没有吸了。但是有一天在街上碰见以前的“朋友”,便忍不住又吸上了。1995年,我又被教养,一直到1998年才出来。戒毒太难受了,在戒毒所里,瘾上来的时候,浑身发抖,什么也不想,厉害的时候就直拿自己的头往墙上撞,经常撞得头破血流的。出来以后我痛下决心,再也不沾“这个”了。那时候家里人也相信我了,又给了我一些钱做些小本生意,希望自己能好好攒点钱娶个老婆安安心心地过日子。但是好景不长,以前“圈子”里的朋友阴魂不散地又找上门来了。我的意志力不强,在他们的影响下,又吸上了。为了省钱,我和朋友经常共用针管,自己也不注意卫生。2002年我再被送进罗文戒毒所进行教养。两个月后,我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来保外就医,再去广西艾滋病控制检测中心检查,被确诊了(说到这,李志奎的牙齿格格作响,脸激动得有些扭曲了)。忏悔:来世我一定做个好人记:后悔吗?李:后悔呀!我后悔死了!当初要不是年少气盛不懂事,什么事情都喜欢尝新鲜,我现在肯定不是这样子,肯定有老婆孩子了。父母哥姐也不会这样子对待我,不认我了(李志奎眼角有些发红)。记:想见见自己的亲人吗?李:我好想见见老爸老妈,还有哥姐等人。我对不起他们!不过他们也许不再想见我了,不想再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了(李志奎的眼角已泛泪花)。记:你觉得自己要吸取什么样的教训呢?李:我想对公众特别是年轻人说,千万不要学我这样。对于毒品这东西千万不要贪新鲜去尝试,毒品这个东西一尝试一沾就是人生的不归路了。如果有机会,来世我一定不沾毒品,一定做个好人。呼吁:临终请给我人道救助记:你现在最需要的帮助是什么?最想对社会说些什么?李(黯然地):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人道主义的救助。我也快死了,现在却是生不如死。如果可以,请给我“安乐死”(记者告诉他我国法律不允许“安乐死”时,他的眼光一下子暗淡了)。如果不能这么快地死掉,请善待我们这样的病人,给予我们最起码的人道主义救助,让我们在最后的日子里可以安心地、毫无牵挂地等待死亡的来临。□记者手记:6月23日,记者接到热线报料称,有一位因吸毒而患上艾滋病的市民躺在人民路一间已被拆掉一半的废房子里面,已奄奄一息。24日上午,经过多番辗转寻找,记者终于在位于人民路世贸商城工程建设现场找到了李志奎。虽然采访之前已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映入眼帘的景象仍让记者不胜唏嘘。李志奎躺在已被拆掉一半的废房子里面,遍地都是残砖废石以及注射用的一次性针管,周围的空气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恶臭。他穿着一件破旧的衬衣,头发凌乱打结,眼窝深陷,颧骨突出,无神的双眼直直瞪着,毫无生气。长裤子已褪到膝盖处,右大腿根处生了一个恶疮,肿得老高,疮口处血肉模糊,周围更是血迹斑斑,令人触目惊心。周围空气弥漫的恶臭就是从疮口散发出来的。成群的苍蝇不时在他的右大腿四周飞来飞去。虚弱的李志奎也只是久不久才无意识地挥挥手,作势驱赶苍蝇。这个吸毒的艾滋病患者的痛苦和无奈,在他那有些变形的脸上表露无遗。李志奎说,他是6月21日中午晕倒在南宁市南棉宿舍区的。朋友拨打了120。120把他送到了南宁市某医院。但是医院没有收治,派了个工人背他上一辆三轮车送去他姐姐家。发现其姐家没人后,那名工人就把他拉到了这个废弃房子。这几天来,动弹不得的他只有一个姓陈的病友(同是艾滋病患者,行动也不便)照顾。目前,他俩就靠附近的好心人给一些水和食物勉强度日。“我只能等死了!”李志奎黯然地说。但他不时抽动的脸上却又显现着对生命的渴望。对于绝大部分的吸毒感染艾滋病的患者来说,从吸上第一口毒开始,便敲响了地狱的大门,他们在吸毒或者偷抢中沉沦,丧失尊严和自我;在戒断、复吸中痛苦挣扎。对于他们来说,通往地狱的路是那么痛苦。但是,他们毕竟也只是普通人,只是患病随时面对死亡的普通人。无论他们的过去怎样,他们临终前的孤独无助毕竟刺痛我们的心。我们有必要思考:对待艾滋人群特别是像李志奎这样生命即将远去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提供一些什么样的有效关怀呢?相关链接:“四免一关怀”政策国家今年出台的对艾滋病病人及感染者的“四免一关怀”政策是:对农民和城镇经济困难人群中的艾滋病患者实行免费抗病毒药物治疗;对艾滋病实施免费资源咨询和血液检测;对艾滋病患者的孤儿实行免费上学;对孕妇实施免费艾滋病咨询、筛查和抗病毒药物治疗;家庭和社区要为艾滋病病人及感染者营造一个友善、理解和健康的生活和工作环境,鼓励他们采取积极的生活态度,改变高危行为,配合治疗。后记:明天(6月26日)就是国际禁毒日。编完此稿,编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从记者与爱滋病患者的一问一答中,我们深刻地了解到毒品是多么的可怕!生命是多么的可贵!然而,人为的可怕事情的发生,往往就在于人的一念之间。从李志奎的经历可以知道,毒品这个可怕恶魔,纠缠的只是那些意志不坚、追求“刺激”、拿自己的身体做毒品“试验田”的人。在热爱生命、追求高尚、立场坚定者面前,毒品是没有存在空间的。为了社会风气的纯净,为了你和家人的幸福,愿我们大家都“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