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来自哈纳斯的天籁之音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20

  在新疆北部的喀纳斯湖畔有一种美妙的乐曲,它是当地土著居民图瓦人用自制的乐器演奏的。听过这种乐曲的人都会深深陶醉,有人称它“天籁之音”。

喀纳斯是新疆北部的一处旅游景点,它因一汪湖水而得名,也因这里秀美的景色和独特的民俗文化——“楚吾尔”吹奏而出名。而创造这一独特文化的就是世居喀纳斯的图瓦人。

  

  图瓦村坐落在喀纳斯湖南岸的河谷地带。村子由一排排木屋组成,村子不大,生活在这里的图瓦人也就1400多人。过去,图瓦人以放牧和狩猎为生,现在除了放牧,许多人借助喀纳斯旅游开发,出租房屋、马匹,销售旅游纪念品,还有些人以吹奏图瓦传统乐器“楚吾尔”谋生,其中最为有名的是叶尔德西老人。

2005年深秋的一个晌午,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喀纳斯湖畔老艺人叶尔德西的家里。刚进庭院,屋舍里就飘出悠扬的类似笛子的声音。向导说,这一定是老艺人在为游客演奏“楚吾尔”。

  果然,木屋里,一位老人正坐在木凳上吹奏一支像竹箫一样的物件。几位外国游客盘腿而座,一边品食干果、馕饼,一边静静地聆听着。老人头戴毡帽,身着色彩鲜艳的蒙古族服饰,身体伴随着乐曲韵律的起伏时而摇摆。

向导悄声说,老人吹奏的就是图瓦人传统乐器“楚吾尔”。它的制作工艺简单,但吹奏起来却有一定的难度。叶尔德西老人是为数不多能吹响并能演奏它的人。

叶尔德西老人年近七旬,这个年龄在好酒的图瓦人中已是高寿。看到我们,他非常高兴,用蒙古语、哈萨克语和图瓦人的语言混合的一种语言,向我们介绍他的“楚吾尔”:楚吾尔是用山里的植物茎杆掏空后制作的,一尺多长,有三个音孔。这种看起来简单、古朴的乐器,在图瓦人手里能同时吹出丰富悦耳、高低错落的多个音符。

老人手里的“楚吾尔”已用了两年,显得有些旧了。但他依然爱不释手,一拿起就沉醉其中。他吹的旋律有点像几种管乐合奏,音质像洞箫,又像长笛,还有些像西方的萨克斯。

吹奏“楚吾尔”,需要丹田之气,靠牙齿和嘴唇的震动发出声音。叶尔德西老人看上去身体单薄,但吹起“楚吾尔”却精神抖擞。村里人说这是他长期生活在这个空气清新的环境,加上多年苦练的结果。

叶尔德西老人连续表演了三支曲子。第一支曲调很长,意境很美,低音旋律浑厚宽阔,像树林里的松涛在山谷中回荡,又像湖水在秋风中呜咽。偶尔闪现的高音旋律又那么悠长明快,仿佛把我们带入了空气清新、小鸟啾鸣的清晨。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老人吹奏一个曲子要换近十次气。他说,以前他只换两次气就可以吹完一支曲子。即便如此,老人一吹奏起他自创的《黑骏马》,一股铿锵之气立即扑面而来。伴随乐曲起伏,由远而进的马嘶声、马蹄声,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强悍的图瓦人挥鞭策马奔驰在阿尔泰山上。

同行的喀纳斯管理委员会一位负责人解释说,图瓦人的“楚吾尔”最初不是吹给人听的,它是图瓦人和大自然交流的一种手段。当年,许多牧人在林间吹奏时,会吸引来鸟儿为他们伴奏。图瓦人被称为云间民族、林间百姓,正因为与世隔绝,“楚吾尔”作为一种纯正、本色的音乐才流传至今。

说起这种乐器和乐曲,上了岁数的叶尔德西兴致盎然。他说:“楚吾尔”是来自“大地的声音”。它发源于喀纳斯美丽的山水,与那里的针叶林、白桦树和清澈的湖水密不可分。“楚吾尔”是淳朴的图瓦人对山、水、草、木的认知,表达的是对自然的认同。

  

  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桑海波曾经专门到喀纳斯。他对叶尔德西老人吹奏的乐器进行研究后认为:“楚吾尔”实际上是中国古代有一种叫做“胡茄”的乐器,胡茄有多种形式,“楚吾尔”是目前民间遗存的一种,是中国音乐的活化石。

现在,在喀纳斯会吹奏“楚吾尔”的图瓦人没有几个。特别是年轻人对吹奏“楚吾尔”更是敬而远之。据说是学起来难度太大,也有人认为太过陈旧,不够新潮。事实上,现在的图瓦村落,真正能吹响并能原汁原味演奏的只有叶尔德西老人。而年轻人也没有想到,这门让他们感到陈旧的乐器也正在给图瓦人带来财富。

最近几年,伴随旅游业的开发,喀纳斯的名气越来越大,而“楚吾尔”这种乐器也越来越受到中外游人的喜欢。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叶尔德西老人把这项艺术推向了市场。许多游客来这里聆听音乐,也来品尝叶尔德西的妻子烧制的奶茶和加工的奶制品。“楚吾尔”已然成了叶尔德西一家招揽游客的招牌。

老人最初也没有想到,过去仅仅是一种业余爱好的“楚吾尔”能够成为致富工具。现在,他意识到了,其实从根本上说这是旅游带来的好处。

说起喀纳斯的旅游,老人的话滔滔不绝。他说,旅游开发后,柏油路通了,电话电视有了,外面来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村民和自己家里的生活明显发生了变化。不过最让老人开心的是,喀纳斯的旅游开发不但让内地人、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了这里,也让他有机会出外旅游了一把。

2004年,应中国文化艺术研究中心和中央电视台的邀请,叶尔德西老人去了首都北京做节目。这对于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新疆的老人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天安门广场是许多中国人都向往去的地方,我们也不例外。到了北京如果不去一趟天安门广场,等于没有去过北京。去年秋天,我们就到了北京天安门,见到了雄伟的英雄纪念碑和毛主席画像。还和一群身着鲜艳民族服装的游客合了影。

  在北京,老人除了参加录制节目外,还参观了中华风情园。在那里,老人受到了格外优待。中华风情园的负责人不仅免去了他们的门票,而且还特地安排了导游带领老人参观景区。在大昭寺里,住持喇嘛还亲自为老人献上了富有民族特色的白色哈达。

北京之行让老人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他对图瓦人的传统艺术有了新的认识,即使是过去懵懵懂懂的市场、竞争等名词,也有了切身的体会。最近,老人的一项举动又让村里人吃惊不小。原来,老人特地赶到附近的县城申请注册了“图瓦文化额尔德什——‘楚吾尔\\’”商标。

说起商标的事,老人有些得意也有些无奈。今年夏季以来,老人的生意清淡了许多,来老人家家访和欣赏“楚吾尔”音乐的人明显少了。原来,今年喀纳斯景区已有6家吹奏“楚吾尔”的家访点。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叶尔德西老人转变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传统观念,决定用注册商标来增强自己的竞争能力。

叶尔德西老人说:“其实,我也不是认为自己吹奏的才是正宗的。只是那些人确实是在“挂羊头卖狗肉”。那都是其他民族的一些年轻人开的。他们根本就不会吹奏“楚吾尔”。假的就是假的,他们会砸了我们的牌子。”

一些年轻人的行为让老人为生意担心,其实内心深处,他更为图瓦传统乐器后继无人而担忧。

图瓦老人叶尔德西的这手绝活,现在面临着失传的境地。他的两个儿子虽说开始学习吹奏,但习练了多年,仍旧达不到演奏的水平。叶尔德西也想招几个徒弟,可是村里的小孩子也不愿学,他们的大人也不同意,他们认为那样会耽误孩子的学业。

当地旅游局的人说,老人的心愿已经引起政府的重视。毕竟这是一种文化,而旅游资源的长久发展,必须有文化的支撑。

秋天和煦的阳光撒在清澈的喀纳斯湖上,老人悠扬的笛声穿过湖面,穿过湖畔的密林,渐渐消失在空旷、宁静的山谷和湖水里。但愿这“天籁之声”能够长久流传。

【责任编辑:admin】